贾跃亭与酷派相恋500天的孽缘终了结 乐视网喊话:没收到钱

2018年01月12日 11:39  来源: 作者:和讯

  和讯股票(微信号:istocknews)消息 1月11日晚间,在港上市的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,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于11日已出售所持公司5.51亿股份(占总股本的10.95%),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不再为公司股东。据悉,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为贾跃亭旗下公司,中文名称为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,乐视手机的运营主体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隶属于乐风移动。该公司曾于1月4日出售公司8.97亿股股份。

  这也意味着,自出任酷派董事长至今500多天后,贾跃亭已经清仓所持有的酷派股份。这一年多来,酷派的股价已经从3港元跌至0.7港元,更是在2017年3月31日宣布延迟刊发2016年业绩,停牌至今仍未复牌。另一方面,随着贾跃亭的出局,酷派过往的“融入乐视生态”、“奋力冲击全球TOP1”等等豪言壮语也随之烟消云散,留给资本市场和投资者一地鸡毛。

  处理酷派偿还招行债务

  几天前,贾跃亭已经将大部分酷派股权出售。

  1月4日晚间,酷派公告,股东LeviewMobileHKLimited已经出售了酷派8.97亿股份,价格为0.9港元/股,成交总价约为8.08亿港元(约合6.7亿元人民币)。买方是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的威日创投

  通过两度将酷派股权出售给背景颇为神秘的买家,贾跃亭回笼了不少流动资金。就此,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采访到乐视控股传播副总裁程时盛,他表示,乐视控股目前对这件事没有具体说法,但是甘薇(贾跃亭妻子)说过处理酷派是为了偿还对应部分债务。

  1月2日,在贾跃亭声称将负责到底后,甘薇发布微博称,受贾跃亭委托,“我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。”

  1月7日,甘薇再度发布微博介绍债务处理进展。甘薇称,通过以资产抵债和出售资产的方式,实现部分债务的实质解决:一是将乐视商城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,偿还了上市公司部分债务;二是出售酷派股份,转让价款8.07亿港元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(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元),偿债比例近60%。

  至于其他债务的解决,甘薇表示,下一步会积极与招商银行寻求沟通,希望能对已冻结的资产进行相应比例的解冻,以便于偿还更多债权人的债务。

  不过,除了招行申请冻结了贾跃亭个人与控制公司资产外,还有一长串的债主已经申请轮候冻结贾跃亭个人、家庭及控制公司的相关资产。是否这能如甘薇所言,成功解冻部分资产,尚有待证明。

  乐视网(300104,股吧):我们只拿到股权没有钱

  与招行直接拿到了贾跃亭出售酷派的资金相比,大量债主还在等待贾跃亭的具体偿债行动。

  其中,乐视网一位负责人就对记者表示,“贾跃亭以资抵债,偿还给乐视网乐视商城的股权是事实,但是真的只有股权,没有相应的资金。尤其是在甘薇发布了贾跃亭偿债进展后,乐视网办公的乐视大厦集结了一批上门讨债的债权人。不过,我再度声明,贾跃亭和乐视控股的债务与上市公司无关,乐视网也没有收到相关偿债资金款项”。

  1月9日晚间,记者曾拿到一封写给甘薇和贾跃民的《呼吁对话书》,落款为27家乐视供应商。

  供应商们在对话书中表示,希望甘薇、贾跃民与他们对话,诚信沟通、解决债务,此外还透露了乐视债务问题对他们生活及公司的巨大影响。

  文末附的27家供应商的名单显示,这些供应商有广告公司、展览公司、装饰工程公司等。此前,这些供应商已经参与过乐视大厦与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的讨债行动。

  记者从一位仍在乐视大厦办公的乐视网人士处获悉,或是因为一楼没有暖气的原因,这部分讨债的供应商这次前来讨债并未在乐视大厦“安营扎寨”。

  贾跃亭与酷派的“孽缘”

  回到2015年6月,贾跃亭以LMHK的名义以3.508港元/股买入了约7.8亿股酷派集团的股份,耗资27亿多港元。到了2016年8月,贾跃亭又以1.9港元/股的价格增持酷派集团,增持金额达10.48亿港元,增持后成为酷派集团最大单一股东,持股比例升至28.83%。贾跃亭也重金挖来了一手打造荣耀品牌的华为大咖刘江峰担任酷派CEO,一心带领酷派也走上重建之路,彼时的刘江峰也信心满满,誓言要带领酷派重回一线。然而让刘江峰始料未及的是,乐视的资金链危机让他所有的设想都化为泡影。

  事实上,在贾跃亭2015年买入酷派集团股份之后,酷派集团股价就开始持续下跌。2016年11月,乐视资金链紧张,拖欠供应商100多亿元款项的消息开始在网上流传,此后乐视的资金链也随着传言的加剧而愈发紧张,在资金链几乎断裂的情况下,乐视旗下的一系列生态企业成了贾跃亭拆东墙补西墙的借钱工具,这导致酷派的资金一直处于紧张状态,甚至打乱了酷派手机出新的节奏,自2016年8月加入乐视旗下之后发布首款机型cool 1之后,直到2017年1月酷派才推出了第二款手机“改变者S1”。

  覆巢之下无完卵,在乐视品牌形象遭遇打击的大背景下,与乐视联系紧密的酷派自然也受到波及,酷派手机几乎都以惨淡收场,被刘江峰寄予厚望的“改变者S1”自然也湮没在了市场的洪流中,留下来的只有“给人深刻印象的地方不多”、“后续想象空间颇为有限”这样的评价。

  在意识到乐视才是问题的根源之后,刘江峰虽然开始积极去乐视化,但一切都为时已晚,在电子产品更新迭代越来越快的当下,市场不会给予一个品牌太多时间和容错空间,就像现在的消费者不敢去买乐视手机一样,酷派手机也逐渐失去了人们的关注,在不断地恶性循环之下,刘江峰要带领酷派重回一线梦想也只能遥遥无期。

  酷派股价从2015年6月份的2.9957港元/股已经跌至停牌前的0.72港元,自2017年3月31日宣布延迟刊发2016年业绩后,酷派集团便一直停牌至今。

  结束这场“孽缘”之后,对于贾跃亭和酷派都是一种解脱。没有了贾跃亭的羁绊,酷派也许能够涅槃。而对于贾跃亭来说,或许已经意识到不解决债务问题,造车融资之困仍难破局,随着甘薇回国积极解决债务,债权人也终于看到解决问题的希望。

  

【作者:和讯独家】【了解详情请点击:www.hexun.com